第二章龙血邪剑(9/204)

作者:admin   发布时间:2020-06-04 01:03   浏览:
正文

“可恶!畜生装死!”杜鹃纵身一跃,一挥手洒出数十道剑气,落向龙头周围,把冲破结界的魔龙硬生生逼回原地。这下魔龙注意到身在空中的杜鹃,额上异角突长,半空中绕了个弯,刺向已经开始下落的杜鹃!杜鹃空中一扭腰,堪堪避过魔龙的尖角,长剑一劈,这怪角竟是坚硬异常,即使杜鹃用上全力也分毫不伤,但事情没那么简单,刺空的异肢硬是折了个锐角,继续追着杜鹃落下的身形直刺,这一刺比方才快了不知道多少,杜鹃来不及做躲避的动作,无奈只好长剑一封,虽然没给尖角刺伤,却加快了落下的速度,若是以这种速度撞击地面,恐怕不死也残废!苏雪见杜鹃危险,怀中掏出一张符,一甩,杜鹃身旁立刻化起一阵清风,减缓她落下的力道,杜鹃一个翻身落地,便又提剑杀了上去。苏雪符出手,也就不管杜鹃,一抬手就是苏家的绝学“渡魂十剑”,凌厉的剑光指向魔龙身上最大的弱点,那血红的双眼!魔龙一摆头,意图避开苏雪的剑,而杜鹃趁机跳上龙身,伸手去拔那柄邪剑。异变突生!魔龙流着黑血的伤口,赫然长出跟额上一样的利角,魔龙身上千百个伤口,也就生出千百只利角,原本残破不堪的身躯变得妖邪异常,利角还会转折,不但挡去苏雪刺目长剑,还将杜鹃不及反应的左掌刺个对穿!那刺中杜鹃的利角更是不留情面,一口气长出十多公尺,把杜鹃修长的身子高高举起,另十来只利角更向无法闪躲的她狠狠刺去!苏雪虽然心急,却是给纠缠住,一时无法出手相助,只能眼睁睁看着杜鹃陷入绝境!“杜鹃!”丁奇看到杜鹃危急,不顾自己功力微弱,奋力跳在杜鹃身前,学了一个礼拜的除魔剑法施展开来,虽然震的自己双臂麻软,却也挡去了大部分的攻击,但一道利角从他剑法死角刺来预测推荐,眼看要贯体而过之际预测推荐,杜鹃一拳轰在丁奇腰上预测推荐,把他远远打飞出去。利角刺空,立刻又改变目标,一转折穿透了杜鹃右边肩窝!杜鹃再也握不住剑,长剑框啷坠地!“笨蛋徒弟!告诉你好多次要叫我师傅……”杜鹃因痛楚而苍白的嘴唇,吐出的依然是毫不留情的骂声,只是眼前的景象却开始模糊……苏雪纵身一跳,意图抢救杜鹃下来,但是无数尖刺层层逼迫,根本无法靠近一步,她一边抵挡尖刺,一边用余光查看四周情况,只看到三大家族的人忙着应付向他们袭击的魔龙利角,根本无力对她们伸出援手,却看到一个可能可以让情况改观的人物!丁奇!刚刚杜鹃为了救他,狠狠的把他打飞出去,却刚好落在龙头邪剑旁边,伸手可及!“小丁!拔剑!”苏雪一路上都听杜鹃这么叫他,这个小丁的本名倒不清楚,但这时顾不了这么多,因为又有利角刺向半昏迷状态的杜鹃,杜鹃虽然还能靠最后一丝清醒的神智进行顽抗,恐怕也支持不了多久!丁奇七手八脚的爬起来,眼光一扫,寻找刚才看到的那柄剑。找是找到了,可是拔剑?妈呀!这要怎么拔?刚才离的远,魔龙身体又大,现在靠近一看,那柄剑光露出的部份就比丁奇还高,剑柄就构不着,还说什么拔剑?丁奇硬着头皮,轻轻一跳落在剑的护手上,双手合握也才刚好握住剑柄,剑柄末端是有个可以让手臂穿过的环,但身在半空无法使力,这么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只好用力摇晃看看,看能不能让剑倒下。“笨蛋!”杜鹃!你这个徒弟真的很笨呐!苏雪看着丁奇傻头傻脑的样子,气的差点没吐血!这么给他摇几下,本来没注意到他的魔龙感觉到疼痛,不就会攻击他了吗?!苏雪气归气,却还一边承受魔龙大部分的攻势,一边放出剑气跟符咒来解杜鹃的危,这么一心二用,顿时险象环生,不多时小腿上给划开了一条口子,身法一滞,背后又给甩上了那么一下。情况危急!可恶!竟然拔不出来,那就给他爽下去吧!!丁奇奋力一跳,一个十七岁男生的体重, 湖北11选5走势图五、六公尺高的重力加速度, 湖北11选5彩票网重重落在邪剑的护手之上, 湖北11选5彩票平台这一下竟然给他沉入了半分!魔龙吃痛, 湖北11选5中奖查询愤怒狂吼中无数尖刺分出一条来对付这个讨厌的小跳蚤,丁奇正想给它再来一下,不料身后风声激荡,在他还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,一根尖锐但粗糙的利刺,从丁奇背心刺入、胸前破出,带着他往前飞去!杜鹃!如果这一下救了你,可要好好的感激我啊!!丁奇身体被魔龙贯穿之际,右手奋力勾住剑上的环,强烈的拉扯撞向丁奇身躯,藉着这股冲力,丁奇顺利将邪剑拖出魔龙的身体,在失去意识之前,隐约感到口中不知吃下了什么腥臭的东西,接着剧痛便吞没了他的所有知觉,而且在他眼前扩散无限黑暗出去……苏雪没想到那个笨蛋徒弟会这么奋不顾身,一时惊讶的呆了,无数利刺趁隙落在她的身上,却像是细沙一样碎了,邪剑一拔出,魔龙就像失去所有的力气一样,血红的眼睛瞬间黯淡无光,昂起的龙头也重重摔在地上,浓烈的妖气随风淡去,方才的激战简直像没发生过一样。“快!快点看看他们还有没有救!”苏雪是所有人中最快清醒的,马上指挥三大家族的人对杜鹃跟丁奇进行抢救。※※※黑暗中,丁奇孤零零的飘着,手上挂着从魔龙身上拔出来的剑,却轻飘飘的像是没有重量一样,脑袋中一片昏沉沉的,傻傻的想自己是不是死了。“唉~怎么是个人类,看起来还一副傻样啊!”一阵女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低沉略带沙哑的嗓音,听来是多么的哀怨,多么的忧愁,好像背负着什么解不开的结。“谁?你是谁?这是哪里?”丁奇四面张望着,但这里一丝光芒也没有,连自己的手指头都看不见,更别说要找到说话者的人影了。“唉~我是你手上那把剑的魂魄,竟然被一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凡人拿到‘血池’,还真不甘心啊~”黑暗中又传来了一阵吸鼻子的声音,她……嗯,就是这把剑的魂魄,好像轻声啜泣了起来。剑的魂魄?八成是一只剑精。丁奇听说人类使用过的物品,在适当的环境中,是有修练成精的可能,也就不管这许多,接着问道:“剑……剑小姐,预测推荐请问这是哪里?”“什么剑小姐!我可是有名字的!我是剑的魂魄,我也叫血池!”听起来,她好像对自己的身分很感到骄傲啊!“那……血池小姐,能不能请你告诉我,我是不是死了?”经过杜鹃的铁血教育,丁奇很懂得礼貌的重要性,特别是对一个陌生人,还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时候。记得第一次见到杜鹃,那时只有十二岁的丁奇,不知天高地厚的对着她扮了个鬼脸,然后,杜鹃把他剥光了踢进冬天的水池,之后丁奇就很懂礼貌了。现在想想,能被杜鹃打骂教训,似乎是一件很幸福的事?“开什么玩笑,如果你死了哪还能听到我的声音!”血池似乎还在为自己的不幸哀怨,像她这种神兵,怎么会被一个平平无奇的人类拿在手上呢?“这么说我还活着!太好了……血池小姐,能不能告诉我怎么离开这里,我还要去帮我的师傅。”丁奇听说自己没死,可是高兴的心情在想起杜鹃的险境时,又变成焦急的心境。“放心,那条龙没了我的力量以后就已经死了……等等,你说,那个连我一成功力都不到的女人是你师傅!?你……你肯定已经超越她,青出于蓝了……是吧?”血池说到后来,声音陡然拔高许多,希望丁奇给她一个肯定的答覆。“嗯……这个……我恐怕也还不到师傅的一成吧……”丁奇放下心来,不好意思的搔搔头,杜鹃可是杜家百年一见的天才,虽然这次有点惨,但这是因为对手实在出乎意料的缘故。空气一下子降到冰点。血池几乎要昏倒了!为什么好死不死是人类把她拔出来?为什么好死不死这个人类这么弱?为什么好死不死他还不到自己的百分之一啊!!血池觉得委屈极了,像她这种神兵利器是认主人的,偏偏她的上任主人刚死在龙嘴中,下一个把血池拔出来的就是她的新主人,不管那时她是插在石头里,或一条快死掉的龙身上……“那个……你该不会是想说,因为我把你拔出来,所以我是你的主人这一类的话吧?哈哈……”丁奇记得他看过许多这种情节的小说或漫画,但是他不认为现实中会有这一类的事,他说这些只是想缓和一下气氛,没想到却是在血池的心里狠狠加上一刀。“没错啦!反正我就是倒楣只能认你当主人,谁叫我之前那个主人也不争气,呆头呆脑的以为捡到我,就可以对付像龙那种神兽!最后还不是把命丢了,反正我就是一把凶杀之剑啦!哼!”血池一时气炸,批哩啪啦的念个不停,几秒钟前的幽怨气息不知丢到哪里去了。“那个……不好意思打扰你,我……我可以走了吗?”,丁奇小小声的问着,虽然血池说丁奇是她的主人,可是依目前的气势,实在很难分辨谁才是主人。“走?你以为这么简单吗?你身上的伤很重,灵魂都脱离肉体了……咦?如果你死掉的话,那我就不必当你的剑仆了……”血池的话让丁奇头皮发麻起来,赶紧拿出身为主人的威严道:“血池!我……我命令你,立刻让我回去!”“凶什么啊!明明这么弱……放心啦!你刚才不是吃下很多龙血了吗?虽然是被我魔化的龙,但它的血还是有起死回生之效的,只是不知道你要多久才能醒来……”※※※六小时后,苏氏医院。杜鹃才刚醒来,就吵着要去看丁奇那个笨蛋,印象中她记得丁奇受了很重的伤,不知道死了没有。护士拗不过她,千叮咛万交代以后,把她带到加护病房,丁奇正在那里接受严密的观察治疗。“苏大小姐?!”杜鹃惊讶的在丁奇的病床旁,发现那个留着黑色长发的人儿。“杜鹃?你不好好休息,这样四处乱跑,小心以后残废!”苏雪皱着眉,看看杜鹃包成粽子的左手,再看看她挂在三角巾上的右手,杜鹃自己做事就不带脑,也难怪教出这种笨徒弟。“不关你的事……小丁他还活着吗?”杜鹃火气刚被撩上来,就看到她面前那个苍白的一张脸,看来闭目沉睡的丁奇。“他的整个背部都有撕裂伤,肋骨全断了,左边肺叶严重出血,脊椎大概也断的差不多……”杜鹃听着听着,眼泪都快掉下来,这个笨徒弟平常傻虽傻,但是可听话的很,杜鹃很宝贝他的啊!没想到苏雪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绝望。“最糟糕的,就是心脏被贯穿……”“小丁!”杜鹃再也忍不住,不顾自己手上的伤势,扑上前去,声泪俱下的敲打着那放在床上的身躯。“笨蛋!我可没教你去死啊!笨徒弟!笨徒弟!”“师……师傅,我还没死啊……”微弱的声音从棉被底下传出来,杜鹃惊讶的抬起头来,看着被她打醒的那张无辜的脸,然后发现别过头去,肩膀不住抖动的苏雪。“你的徒弟……他可是喝下了大量龙血,虽然……是被魔化的龙,但基本上还是有治疗奇效的。”苏雪努力抑制着,不让自己的语音有太大的颤抖,能像这样耍杜鹃,这可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啊!“小丁,你继续睡喔,我有事情苏大小姐讨~论~一~下。”杜鹃赶快把脸擦干净,给了惊魂未定的丁奇一个微笑……虽然丁奇在瞬间出了一身冷汗,不过这个笑容的确是他见过最美的笑容,然后杜鹃就扯着苏雪的衣领出了加护病房。(手不是受伤了吗?)不关我的事,继续睡……丁奇闭上仍是睡眼惺忪的眼睛,渐渐进入了梦乡。杜鹃带着苏雪来到门外,两人脸色突然沉了下来,各自带着严肃的表情,刚才的吵闹不过是为了掩饰接下来的讨论,为了让丁奇安心。“你觉得怎样?”先说话的是苏雪,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,但她肯定杜鹃听的懂。“不太明显,我不确定。”杜鹃回想着刚刚的情景,那似有若无的魔气,实在不能肯定苏雪的猜想。“连你都不能确定……真糟糕,到底小丁有没有被妖魔附身呢?”苏雪沉吟着,至今她仍不能肯定丁奇身上那淡淡的魔气,究竟因为是魔龙的血,还是他已经被妖魔占据了身体。丁奇的伤真的太重,苏雪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死了,或是被占据身体而不自知。“除魔吧!”杜鹃做了最坏的决定,丁奇现在的身体还不能接受这么强大的法术,施行除魔有相当的凶险,但如果他已经被附身,随着身体的康复,说不定魔龙的力量又会再现,那时丁奇还是死路一条。“杜鹃,没想到你这么狠心啊!他可是你心爱的徒弟。”苏雪眉一挑,这个提议让杜鹃亲口说出,她倒是颇吃一惊。“我希望他能挺过除魔的法术,总比他变成另一条魔龙,再被我亲手解决的好。”多这一次经验,杜鹃有信心下次遇上龙,绝不会这么狼狈。“可是……”苏雪似乎还有疑虑,曲起手指压在唇上,沉吟不决,看样子甚是苦恼。杜鹃跟苏雪从小打到大,她只有在非常犹豫的情况下会做出这个动作,杜鹃已经四、五年没见到她这个样子了。她怎么会这么苦恼?杜鹃不解,连身为师傅的她都同意了,苏雪还有什么好迟疑的?她可是出了名的冷血啊?“我说苏大小姐,你犹豫什么啊?总不成你爱上了那个小子?”杜鹃只是随口说来气她,没想到却看到惊人的一幕。苏雪白玉似的脸颊上出现一点嫣红,好像一把火掉在雪上那么明显,她低下头去,眼神闪闪躲躲的不敢看杜鹃,摆明是承认了。“不会吧!!”杜鹃张大了嘴巴,淑女的形象破坏殆尽,天啊!多少青年才俊多金公子任她挑选,怎么偏偏喜欢上这个傻小子?“小丁不帅啊?又这么笨,才认识不到一天,到底是什么条件让你这个冰山美人看上了他?”“你……你不知道,小丁那个奋不顾身的样子……”看到苏雪急着为他解释,杜鹃脑中一阵阵晕眩,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死对头品味这么差……

为什么两差距如此巨大?

  4月21日,美元指数短线拉升,离岸、在岸人民币双双走弱。

,,贵州快3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北京pk10官方投注站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